当前位置:首页 >> 农民信访>>三亚女子称遭老板“忽悠”被骗3万元 警方已介入

三亚女子称遭老板“忽悠”被骗3万元 警方已介入

发表时间:2013-07-13 10:59      作者:曙光 来源:未知 点击次数:

  被举报的昊淼工作室已经停业关门(南海网记者刘丽萍摄)

  南海网三亚7月12日消息(南海网记者刘丽萍)7月12日,三亚女子刘亚梅在网上反映称,位于三亚市月川老干区的昊淼工作室,存在违法经营、以欺诈行为招收学员,且恶性收取学员押金的情况,该工作室的老板忽悠出让50%的股权,她本人被骗走3万元现金,而遭遇类似情况的还有多名女性,被骗金额都从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。

  对此,昊淼工作室负责人李某却表示,工作室已经被闹得停业关门,她本人只愿意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,3万元钱暂时不会退还。目前,女子刘亚梅已向三亚市信访局投诉,案件转交给三亚市公安局,警方已介入调查。

  女学生暑假兼职手工编织 老板“大方”出让50%股权?

  据刘亚梅讲述,今年5月份,她通过报纸和58同城找到了一份有关手工编织的兼职工作,工作地点是位于三亚市月川老干区7巷5号的三亚市昊淼工作室,主要工艺包括手工编织、手工画、手工布艺、珠艺、苏绣、串珠、手工蜡烛等。

  刘某梅反映,她***到工作室实地了解,该工作室的老板李某就不断介绍说"这手工编织非常简单,且月收入轻松就能挣几千元,只需要学员做成品,其支付手工费,成品销往国外,三亚各大酒店以及景区",她听完介绍觉得能赚点生活费,就在5月9日付给李某技术辅导押金600元,做满20件后钱可返还,还与她签定了合同。

  “当时觉得老板人不错,也没考虑太多,之后的几天,她(李某)每天都会热情与我联系,并极力邀请我去她工作室吃饭聊天,在外漂泊多年初感家的感觉。”刘某梅介绍,两人相处了才几天,李某经常侃侃而谈说,工作室已经营了八九年,学员有上千人,且订单不断,发展前景非常好,工作室的资产已达到八十万。

  刘某梅说,之后不久,李某就开始引诱她入股,并毫不避讳地称,她本人家庭不幸,一个人带个孩子,面临离婚急需要钱,只需入股三万元便可拥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,收益五五分成,“当时出于女性的同情,认为李姐可能真是遇到困难,觉得应该帮她一下,同时想到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事业能力,对我这种刚走出校门进入社会的学生而言是种榜样。”

  股权签约初见端倪 怎料“馅饼”仅是“羊入虎口”?

  50%股权诱惑,加上之前打出的“情感牌”,刘某梅觉得"真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"。5月18日,刘某梅没多想遂分别从工商银行(601398,股吧)、农业银行(601288,股吧)取了现金2.8万元,再加上手里有2000元现金交给了李某,并签订了按她事先拟定好的合伙协议。

  签订合同时,刘某梅突然发现对方用的名字不是她本名,而是“华玮”。刘某梅觉得蹊跷就问原因,李某说“李姓名字是曾用名,她曾经被人收养过,身份证叫华玮”,刘某梅听她这样解释,也就放轻了警惕。

  可事情并没有这样简单,问题接踵而至。进入6月份,刘某梅开始询问工商营业执照,李某却说拿去年检了,要过段时间才能送回。追问工作室的销售渠道,国外订单在哪?为何这么久没订单,也没人交来成品?数千名学员在哪?李某竟说现在还不是你知道的时候。

  过了几天,刘某梅又发现工作室并非像李某先前所说那样前程似锦,且交给她的入伙资金也未放在工作室的经营上,期间,李某还屡次向她借钱支付货款,两次支付850元和1000元后,却未见到货品以及进货单据。这时候,刘某梅心里便起了疑心。

  之后,刘某梅多次跟李某谈及工作室营业执照、税务登记证、工作室交易订单、对外流水账、租房合同,房租收据、以及正式员工等,李某总是迟迟不给,并翻脸耍赖。刘某梅提出要回入伙资金三万元,李某却说“入伙资金是她的个人财产,坚决不退还”。

  多人被骗现金有去无回 金额从数千元至万元不等

  刘某梅告诉记者,跟她类似遭遇的不仅她一人,整个工作室并非靠销售来运营,一直靠收取学员押金、忽悠别人入股来运营支出。与李某的一次偶然谈话,她无意中听到之前有一个合伙人***霞,于是在收集的签订合同中找到了春霞,并与她进行了联系。

  经了解,春霞是今年3月10日与李某签订的学员合同,李某以同样方式让春霞入伙,春霞在3月底将现金1.5万元交给李入股百分之五十,口头约定共同经营工作室,双方并未签合伙协议。春霞在与她合伙一个月期间,也发现了工作室的非正常运转,遂提出退股,李当时也不退还入股资金。迫于无奈,说自己家庭出现问题自己一个人还要带小孩,生活出现困难,苦诉多次后,李某才不情愿地只退了春霞五千元现金,由于春霞当时并未与李签订协议,只能吃了哑巴亏,作罢。

  刘某梅还说,据她了解,在春霞之前还有位做电器仓管的合伙人,当时入伙5000元,后因感到经营不正常而退出,而钱最终李未退。

  据刘某梅还透露,工作室虽打出了七项工艺,但实际上只有手工画、手工编织,有人来了解经营项目时,她都会推托其他五项太难程序复杂押金太高等理由让学员不去学,学员交600元钱押金后,经过简易培训,李某会让学员制作相当难的实习作品,实习作品不合格、任务完成不了,学员都会自动退出,而600元押金却拿不回来。

  记者探访工作室大门紧闭 老板只愿电话接受采访

  7月12日下午三点,南海网记者根据刘某梅提供的地址,找到了位于三亚市月川老干区7巷5号的三亚市昊淼工作室。

  这是一栋深居巷子的居民楼,昊淼工作室正位于该居民楼一楼,大门紧锁、门旁立着一面1米多高的招牌,上面标注着“昊淼工作室”以及李某的手机电话。

  记者拨打招牌上的电话,接电话的是李某本人,问及刘亚梅反映的问题,李某回应说,她这段时间很累,工作室被闹的已经关门,学员都解散了,她愿意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,“如果法院判决是我的问题,我就支付她3万元钱。”

  李某说:“我已经有9年没回老家,今年暑假本打算回家,就找了个合伙人打理生意,工作室价值80万元,她(刘亚梅)只要出3万元就可以享受50%的股权,但是她签合同后,每天都为了小事情跟我吵,搞得我家也回不去,工作室还关门了,这样说来,我也是被骗了。”

  记者问及还有“春霞”也有1万元现金未退还?李某说:“我和春霞是好朋友,我们之间是因为朋友间的矛盾引起的,跟这件事没关系,我不想多提了。”

  为何要贱卖股权?可以看看你们签订的合同吗?李某没有回答记者问题,称“我累了,说话都在颤抖”。

  “这家工作室今天上午还在营业,也有记者、警察过来找他们,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见老板关门走了。”据附近一位居民反映,之前他听说这家工作室招收一些大学生做兼职,但是这些兼职的学生大都做不了多长时间便走了,期间还有好几次看到一些大学生回来找工作室的老板讨要押金。

  据悉,刘亚梅已将事件举报给三亚市信访办,按照事件性质,信访办并转交给三亚市公安局处理。目前,三亚警方已介入调查,12日上午,辖区派出所民警已到该工作室调查取证。

上一篇:市教委公布2013年上海高校本科重点教学改革项目立项名单 下一篇:新员工难招老员工辞职只因难忍城轨噪音

发表评论查看全部评论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评价:
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
友情链接